衢江新闻网今日衢江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数字报
您当前的位置 :衢江新闻网 > 魅力衢江 > 衢江文学 正文

时时想起我的那些草木朋友

http://qjnews.zjol.com.cn   2016-12-27 09:38   来源:衢江新闻网   字号:T|T

  河间君
  家母告诉我,我在把周时,毫不犹豫拿起祖传的本草书籍。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让我认识了我们家周边的一些常见的中草药。1979年,自己因为高考落榜,心情真的是到了万念俱灰的地步。百无聊赖中,我翻开了家中积满灰尘的《本草备要》读了起来,这一读就真的喜欢上了。看完后就想和村里的老郎中出门去采药,可老先生不愿收徒,于是自己只好整天在家乡附近的丘陵、河溪边上找药识药。
  在认识一些中草药后,我就采集来,按照书上的工艺来加工,还把精心制作加工的中草药拿到县城的中草药收购站去卖,那时中草药的价格很低,一天折腾最多10元钱。但比起当时在生产队劳动的收入来说,可谓高收入了。可是草药也不是天天可以采集的,一年当中,也就那么几个时节才有这样的收获。可我还是非常地开心。因为那时我所在村子附近有益母草、白英、仙鹤草、粉防己、马鞭草、马齿苋、蒲公英、茜草、白花蛇舌草之类的草药很多,我也忙得不亦乐乎。
  因为我偶尔在省内外的报刊上写些小文章,引起了当地乡政府与区公所领导的关注。不久我就成为一名在乡镇工作的工作人员。因为乡镇基层工作十分繁重,每天起早摸黑,走东家串西家,这村结束到那村。整天就是围绕收农业税、教育附加费、特产税,以及乡村提留、计划生育、社会治安等等琐事,工作十五六个小时算是十分正常的。我还要加上额外写写新闻报道的任务。因为无暇,最后我就把那套家藏有些年头的《本草纲目》送给当地一位有点知名度的乡村医生了。他也非常喜欢,每逢难得的假期,我就与他交流本草的经验与体会。他总是把自己的心得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使我对中草药性味归经及药物配伍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也是从这时起,我不仅仅热衷于采制的层面,更注重这些中草药的实际应用层面。
  每当碰到工作的乡镇辖区有采药老农,我就趁工作之余去拜访他,甚至充分利用午休间隙让老农带我识认草药,交流用药心得,每每听着老农们的激情叙述,我也跟着兴奋不已。记得有一次我听说福建邵武有位医伤接骨的草药医生,功夫十分了得,就慕名前往拜访,想从中学点真本事。可惜人家不肯透露药物组成,以及接骨手法。这次事件,使我明白一个道理:要想投师学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毕竟是人家的谋生手段。如果想自己提高医学水平,只得下苦功来啃中医典籍。这以后我开始大量阅读中医典籍。为了购买更多的有彩色图片的本草书籍,我总落到薪水不够用的地步,因为那时彩色图书很贵。少则几十元,多则好几百元,甚至近千元。不知多少次自己是咬紧牙关,狠心购回了昂贵的本草典籍。尽管为此没少受妻子的奚落,但我心里觉得还是值得的。读着这些典籍,就能真切地感到认识本草应用本草的水平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先后在我们区最僻远的好几个山区乡镇工作过。尽管地偏人稀,但我对本草的热情却与日俱增。甚至暗自窃喜,偏僻山乡才有了更多结交草木知音的机会。为了观察一种叫益母草草药的生长规律,我是一年四季随时动态观察,夏天所看到的,和春天、秋天、冬天所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青蒿,清明前看到和清明后看到的也是完全不同的。我真真切切感到,要做本草的知心朋友,要时时亲近它们,甚至自己品尝它们的真实滋味,不然就不能成为知己。同时,我也感到只有做生活的有心人,时时处处都藏匿着学问。也深深地理解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
  我在乌溪江库区,为了识别一种草药,有一次我在山岩下挖草药的过程中就有好几条毒蛇从我的头顶飞过的经历,这看来吓人其实是因为深山区有些草药的生存环境与毒蛇的生长环境是相吻合的所至。这也更加深了我对这些草木朋友的认识。
  人就是这样当你一往情深于草木这项爱好,就常常会把这些朋友当成自己的知心朋友。加上如今社会,人们过于世俗势利,常常让我感到无所适从。因为自己深知,名利地位钱财的确诱人,但因为自己得不到这些,也就无法在意这些得失了。其实我们人都是空手而来,最终也将空手而去,犯得着为这些身外之物而纠结吗?写到这里我又联想到少年范中淹的人生理想,一是位居相位,造福黎民百姓,二是不能成良相就成良医,救治百姓的疾患之苦。我是断然不敢有做良相的美梦,也没有成良医的机会,只是业余时间寻点爱好,充实自己,如果有机缘,则为有缘人送去自己一份赤诚,冀望能为他们的疾患早日康复做出一点奉献。如此这般,我每到一个乡镇工作久了,当地的采药老农、江湖郎中都知道我这一爱好,也自然而然地都成为我的朋友。我呢,每到一处我也总要结交到一批新的草木朋友。都说草木无情,其实这是我们人类过于高看自己。我们人类总是把自己当成万物之灵,其实同在世间生存,有何高低贵贱之分,在我想来众生是平等的,无论是有情之生命与无情之草木,都拥有平等的生命。至于在世长短,那就另当别论了。
  仿佛一刹那,几十年时间过去。有生之年,我总格外惦记这些神交已久的草木朋友,因为它们默默无闻地一再造福于我,使我明白了许多存世的道理,自然而然地提升了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能力。记得三十年前我一个人到当地一座小九华山去熟识草药,不小心把左脚脚背来了个90度的翻转,伤情十分严重,只一会儿我的脚就肿成馒头一般,完全丧失了行走的能力。就在危急之际,我看到地上有一丛马头三七的草药,我当即一屁股坐在地上,用随身携带的工具挖起了这草药的根,然后用石头把它掏烂,再从身上撕下布条,把掏烂的草药放在破布条上面,然后直接包扎到扭伤的位置,大概二个小时左右,我的脚就能行走到有寺庙的地方。末了,我就在寺庙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完全恢复了健康。如果自己没有结交这些草木朋友,其后果可想而知。听江湖郎中和采药老农告诉我,我这种扭伤叫住鲤鱼翻白,如果救助不及时,如果按如今医院正常医疗水平,伤筋动骨起码一百天。这样说来我得真心感谢这味叫马头三七的好朋友。
  记得那年我到云南的玉龙雪山游玩,因为准备御寒的衣物不充分,没想到那玉龙雪山上的温度竟是这样的低,从雪山下来一回到宾馆就发起了高烧。出门在外身体出问题,那怎么行呢?我当即硬撑着身体走到宾馆的周边找草木朋友,结果找到一味叫沙氏鹿茸草的草药,我把采回来的一小把草药放在宾馆的烧水壶中烧开,趁热吃下,高烧很快就退下了,第二天谁都不知道我曾经受寒发了烧。
  又想起妻子二十多年前的事。当时她说下腹很痛,我怀疑是盲肠炎,火速送往当地的人民医院,经确诊的确是患上了慢性盲肠炎。据医生描述,妻子的盲肠已经开始腐烂,需手术治疗。因此需要上交八千元押金,先住院,再手术。妻子怕痛,不肯住院,说让我采点草药吃吃就可。这给我很大压力。我自己是很少看病的,一点小问题,都是自己采点草药吃吃完事。可妻子不同,万一有事,如何向家人交待。妻子说不怕的,“我相信你的水平。”就为了这句话,我只好悬着一颗心为她采来了寻常不过的盲肠草和一包针二味草药,只吃了几次,妻子就康复了,如今都已几十年过去,也没有复发过。这草药就是简便廉,并且疗效显著,只要你深交这样的朋友,对它们的脾性有了相当了解,就一定能出现奇迹。
  几十年来,我利用自己的中草药知识,为许多朋友解除病痛的折磨,也因此背上“非法行医”的嫌疑。好在我这些草木朋友没有让我丢脸,总是一次一次出色地完成解除病人痛苦的任务,受到患者的拥戴,我也因此终日总是沉醉在自己雕虫小技的得意之中。

 

 

温馨提示:标注“来源:衢江新闻网”系衢江新闻网原创作品,转载时敬请注明“来源衢江新闻网及作者”。

(本文来源:衢江新闻网  责任编辑:史叶青)

图片新闻

三衢网站群:
衢江党建网 | 衢江人大网 | 衢江政府网 | 衢江机关效能110 | 衢江经济开发区网 | 衢江人事劳动社会保障网 | 衢江残联网 | 衢江旅游网 | 衢江卫生网 | 衢江工商网 | 衢江经贸 | 衢州新闻网 | 衢州生活网 | 衢州人大 | 衢州政务 | 衢州政协 | 衢州党建网 | 廉政经纬 | 衢州公安局 | 衢州人才 | 衢州发展在线 | 衢州职业技术学院 | 衢州信息港 | 柯城新闻网 | 龙游新闻网 | 江山新闻网| 常山新闻网| 开化新闻网 |
友情链接:
新华网 | 人民网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中国政府网 | 浙江在线 | 杭州网 | 宁波网 | 温州网 | 绍兴网 | 嘉兴在线 | 金华新闻网 | 湖州在线 | 中国台州网
舟山网 | 丽水网 | 临安网 | 建德网 | 萧山网 | 宁海网 | 镇海网 | 平阳网 | 余杭新闻网 | 千岛湖新闻网 | 桐庐网 | 余姚网 | 奉化网 | 富阳新闻网
龙湾新闻网 | 中国网联网 | 三明在线 | 苏州热线 | 华网在线 | 中国西藏网 | 开化新闻网 | 万家热线 | 温岭网 | 诸暨网 | 新浪浙江 | 中国网-衢州频道 |